一个顶级艺博会“首次上网” 引发的国际热潮

工艺美术
海峡文创
海峡文创
Mar 25, 2020 9:16:50 AM
[ 海峡文创导读 ] 疫情影响下的艺术品市场第一季度进入“停摆”状态。

  疫情影响下的艺术品市场第一季度进入“停摆”状态。2020年3月中旬,中国国内疫情有所缓解,部分文化机构重开,但国外的美术馆、博物馆、剧场等却陆续关闭,其连锁反应还有艺术周、艺博会、拍卖活动的被迫缩水和推迟。在美术馆博物馆纷纷推出直播和“云展览”后,艺博会是否也可以在网上进行?藏家是否愿意在网上为艺术买单?

  本篇分6个章节把艺术品市场的现状、现象讲清楚。

  一、艺博会、艺术展、拍卖行情况

  二、艺术品网上销售数据

  三、全球顶级艺博会“首次上网”或将掀起一波 “线上艺博会”的国际热潮

  四、线上艺术品销售怎么做?如何打开局面?

  五、疫情之后艺术品行业将面临寒冬还是另现生机?

  六、靠艺术创作谋生个人、团体、经纪公司怎么办?

  2020年上半年,全球艺术市场的萎缩已成定局,国外艺术圈面临重大压力,但大部分欧洲国家这些年经济发展阻力巨大,自救乏力明显。而经此疫情一战,中国世界市场的地位愈发凸显,广阔的内部市场与积极上扬的发展态势聚合组成吸引海外眼光的重要组合拳。可以预见,疫情缓解后,转向国内寻良机的海外转嫁行为或将大批量爆发,这对早就陷入关门、裁人、减酬等泥沼的国内艺术界无疑雪上加霜。当然,危与机向来并存,市场也从无好与坏之说,沉浮间,孕育与失去自古便相辅相成。悲观感叹过后,应快速收敛抱怨与推卸,有的放矢,冷静面对,改善自身,及时调整方向,加强规划,努力将损失降低到最小。

  一、艺博会、艺术展、拍卖行情况

  ★

  拍卖行线下拍卖时间地点调整

  2月18日,中国嘉德拍卖在官方上发出通告,宣布原定于今年四月初举行的中国嘉德香港2020年春拍,将延期至五月底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

  2月24日,苏富比官网发布消息,修订了2020香港春季拍卖会日程,其中几场拍卖会将于4月16日移师纽约举行,其馀各场拍卖则延期至七月初在香港举行,更新日程详情见苏富比官网。

  3月14日,富艺斯(Phillips)宣布将推迟公司在全球的所有拍卖会和活动,直至五月中旬。

  3月19日,佳士得官网更新消息,佳士得于3月13日就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发展发出公告,现已完成第一阶段的全球业务检视,并对美洲及欧洲春夏两季的拍卖日程作出相应调整。

  佳士得、苏富比的线上拍卖照常举行,但网上拍品的估价多在5000英镑以下。

  在往年,三月至五月的确是艺术品和拍卖市场的好时段,其中拍卖的开端便是3月中旬举行的“纽约亚洲艺术周”(亚洲美术馆展览、演讲、拍卖和特别活动的年度聚会),2019年在“纽约亚洲艺术周”的拍卖中,佳士得共举行了八次拍卖,销售额为7990万美元,而苏富比的销售额为4570万美元。

  但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原本两家拍卖行预备的15场拍卖,只有三场按原计划举行。原本计划在3月12日至19日举行的“纽约亚洲艺术周”目前推迟至6月23日至30日举行,涉及佳士得的有“中国书画”“日韩艺术”“詹姆斯及玛丽莲·阿尔斯多夫珍藏”“中国瓷器及工艺”等6场拍卖。其中“詹姆斯及玛丽莲·阿尔斯多夫珍藏”备受关注,阿尔斯多夫夫妇也是美国私人收藏的重要人物,他们的收藏涉及古典大师绘画、佛教造像、中国瓷器、美洲原住民艺术等,同时将在“纽约亚洲艺术周”出现的还有齐白石、张大千书画、17世纪日本屏风和明代家具等。

  全球顶级艺术博览会、著名艺术展受到影响

  3月11日,受疫情影响,全球规模最大、规格顶级、欧洲资格最老的艺术博览会之一的在荷兰南部小城马斯特里赫特举行的2020第33届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简称TEFAF)提早结束。此次博览会于3月5日开幕,已接待了近70000名观众。尽管马斯特里赫特市的卫生机构(VRZL/GGD)评估认为,TEFAF可以安全地继续进行。但鉴于荷兰和周边国家的疫情形不断加剧,TEFAF官方还是宣布本应持续至3月15日的博览会提前4天结束。

  3月15日,画廊周北京官宣,画廊周北京2020将于5月22日至24日期间举办为期三天的贵宾日,并于5月26日至31日期间举办为期6天的公众日。画廊周主办方将陆续发布包括线上活动在内的活动详细信息。画廊周北京2020原定于2020年3月13日至20日举行,因为疫情推迟。

  3月18日(当地时间),弗里兹艺博会组委会发布公告称:取消2020年弗里兹纽约(Frieze New York)艺博会。洛克菲勒中心的弗里兹雕塑展推迟,将于2020年夏天开放。据悉,弗里兹艺术博览会是一个国际性的当代艺术博览会,每年在伦敦、纽约和洛杉矶三地举行,有超过170个当代艺术画廊参展,展览还包括特别委托的艺术家项目、讲座计划和艺术家主导的教育计划。弗里兹艺术博览会与纽约军械库艺术展、迈阿密海滩的巴塞尔艺术展被称为对美国最重要的三大当代艺术展。

  在欧洲,比利时联邦政府已下令从3月14日至4月3日暂停所有文化活动,这使根特博物馆凡·戴克大展关闭。原定于4月23日至26日布鲁塞尔艺术博览会 (Art Brussels)推迟至6月25日至28日举行。

  德国柏林国家博物馆等从3月14日开始至少至4月19日关闭,第十一届柏林双年展也将暂停。科隆艺博会(Art Cologne)推迟至11月19日至22日。

  法国卢浮宫、奥赛博物馆、蓬皮杜中心、巴黎大皇宫和凡尔赛宫等均闭馆、三月和四月展览推迟。

  巴黎艺术设计博览会(PAD)推迟至5月12日至17日,巴黎艺博会(Art Paris)推迟至5月28日至31日。

  在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3月13日宣布闭馆,此时距计划于3月30日开幕的创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50周年特展仅剩半月,展览原本将展出超过250件最具代表性的藏品,几乎涵盖馆藏中所有的艺术类型,呈现人类5000年艺术史。

  同一时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古根海姆博物馆、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等均闭馆。波士顿哈佛艺术博物馆、波士顿艺术博物馆、华盛顿特区的国家美术馆、史密森学会下属位于华盛顿和纽约的博物馆均关闭。

  在西海岸,洛杉矶大范围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和高校当代艺术学院都暂时关闭,其中包括盖蒂中心、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等。佩斯画廊、卓纳画廊、高古轩、豪瑟沃斯等或关闭或改为预约制。4月3日至5日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分馆举行的洛杉矶艺术书展已取消。

  在加拿大,安大略美术馆和多伦多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已闭馆。

  日本也延长了博物馆和美术馆的关闭日期。

  在伦敦,大英博物馆、英国国家美术馆、V&A、泰特三座美术馆等暂未发布临时闭馆信息。3月18日至24日即将在约克公爵广场(Duke of York Square)举行的首届开放艺博会(The Open Art Fair,其前身为Bada博览会)暂未改期,主办方称,超过90%的参展商表示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参加。但原计划5月中旬在伦敦举行的“收藏家之眼”(Eye of the Collector)将推迟至9月8日至11日与伦敦设计双年展同期举行。

  线下的顶级艺术博览会被迫上线

  日前,原计划6月18日至21日在瑞士巴塞尔举行的被誉为“世界艺博会之冠”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暂未发布推迟的消息,但主办方也表示,目前正在与参展画廊、合作伙伴等协商是否有必要将艺博会推迟至秋季的事宜。

  今年是巴塞尔50周年,原本巴塞尔、迈阿密、中国香港三地计划举行庆祝活动。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原定于3月19日至21日在香港会展中心举办的实体展会不能如期举行,便改为网上展厅。

  3月20日,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首届网上展厅”亮相,来自31个国家和地区的235间顶尖国际艺廊呈献超过2000件艺术品。往年的巴塞尔艺术展现场购票需300多至400多港元不等,而且一票难求,今年的网上展厅则免费对公众开放,观众只需登入巴塞尔艺术展官网,便可浏览众多类型的作品,包括油画、雕塑、绘画、摄影、录像及装置艺术等种类。这些作品都列出确定价格或价格区间,方便藏家选购。据主办方介绍,网上展厅的所有作品总价值约为2.7亿美元。

  二、艺术品网上销售数据

  虽然,目前很多画廊的经营往往是先将作品制成pdf发给客户,以了解购买意向,但尤其是绘画性作品客户常需要再至现场看原作才决定是否购买。但今年的香港、巴塞尔因为疫情,“移师”线上,对艺博会本身、艺术经销商(画廊经营者等)、藏家(客户)都是一次全新挑战。

  据统计,2019年一个艺术经销商大约参加4个艺博会,而艺术藏家则平均参与了39个艺术相关活动(包括艺术展和画廊展览)。这其中画廊等经销商的艺术交易额为368亿美元(艺博会销售额为166亿美元),线上交易额为59亿美元(2018年为60亿美元)。接受调研的人中,有48%的藏家使用过线上平台购买艺术品,“00后”的藏家只有8%的人从未在线上购藏。

  面对近六分之一的线上交易额和疫情的被迫影响,有231家画廊将参加2020年线上举行的香港巴塞尔,其中很大的信心或来自于千禧一代(23岁至38岁之间)藏家的崛起。

  2020年《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调查显示,虽然40至64岁的藏家依然是市场最大客户群体,但是藏家数量群增长最快的却是年龄40岁以下的“千禧一代”,并且在高端艺术市场,无论是购买力还是购买数量也都是各个群体中表现最强劲的。其中,当代艺术是这群藏家的主要购买的作品。

  这些年轻的藏家和艺术爱好者,早已习惯通过个人社交平台、手机App、直播平台、微信小程序等多级平台进行交易。在过去的一年中,艺术经销商网上交易的数量,57%来自于新买家,但大部分藏家线上购买单件作品的价格不超过5万美元。

  三、全球顶级艺博会“首次上网”或将掀起一波 “线上艺博会”的国际热潮

  首届香港巴塞尔网上展厅VIP首日预览拉开帷幕。原本这个春天会是艺博会全球遍地开幕,如今,受到疫情影响,被迫从线下转到线上,那么,在线上的方式能否打开新的局面?

  “这将是一个全新的转折点!”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组委会介绍到:“网上展厅是一直努力开发的计划,旨在通过新的技术来更好地支持画廊,提供更多的机会,以建立一个更加健康的艺术生态系统。”已取消的香港展会中有超过90%的参展艺廊决定参展,其中一半以上的参展艺廊在亚洲设有展览空间。

  让人惊异的是巴塞尔组委会展示出的高效:从宣布启动网上展厅,到上线,只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集齐了全球231家顶尖画廊。

  这也许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规模的一次线上艺博会,也将有可能带来全球最大规模的一次线上艺术品交易。

  01

  艺术品线上交易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

  早在1995年,美国便成立了第一家艺术品电子商务artnet.net,它也被看作艺术品“电商”新交易模式的肇始。国内的嘉德在线也在2000年揭开中国艺术品电商的序幕。早期的艺术品电商更多针对二手拍卖市场的线上交易。

  近些年来,针对大众化的艺术品电商平台,类似淘宝的艺术品板块也在发展中。这一类则更多地是销售一些版画、艺术衍生品、或者年轻艺术家的作品等。

  这两类电商平台所针对的人群也是相差甚远。一类是成熟、专业的藏家,购买更为成熟的作品;一类则是行业远远没有触及到的普通大众,购买消费级艺术品。

  针对一级市场,十多年前也有过线上艺博会的尝试,但线上交易的形式还远远没有启动。然而,受当下特殊的“疫情”所迫,香港巴塞尔率先在全球范围内开始了此次的线上艺博会。

  接下来,国际各大艺博会也许同样会掀起一波“线上艺博会”的热潮。

  这是一个新的趋势,没有人能想象未来会催生怎样全新的艺术市场?

  02

  非标艺术品是否具备线上交易的特质?

  雅昌文化集团总裁彭干指出:“电商作为一种线上的数字技术,与非标的艺术品,应该是怎样的一种结合趋势?是简单的在网上呈现出来买卖,还是作为一种促进我们欣赏、理解艺术品的方式手段?艺术品与数字技术具体应该如何结合?是我们接下来应该思考的关键问题。”

  “非标艺术品与商品化的数字平台,它们之间无疑存在着一些不可调和的天然矛盾!”艺术北京创始人董梦阳谈到。

  董梦阳指出:“艺术品买卖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行业,它关乎温度、情感;它的矛盾性、差异性、个性化特点甚至是有意为之,难以像商品一样量化,因此很难通过线上的方式准确传达艺术品的特质。”

  “而此前,艺术品的线上交易更多地是针对二级市场已经非常成熟的艺术作品。这类作品,更加侧重的是如何买卖,而非去衡量作品本身的价值。但艺博会上的作品,更多呈现的是艺术家的新作,或全新的艺术家面孔,购买这些作品,需要花费时间去了解。所以,欣赏、选择、购买艺术品的过程,面对面的交流、互动更为重要。”

  03

  香港巴塞尔“线上艺博会”的特点和定位

  北京当代艺术总监鲍栋认为:“目前香港巴塞尔推出的在线展厅,从宏观来看更多地是作为一种补偿的权宜之计。对博览会而言,有两个必不可少的因素:一是时间、空间的集中;二是因此带来的体验感、节日氛围、竞争、娱乐的精神。在网上展示时,许多数据的缺失也是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比如作品的重量,通过线上的方式很难呈现,但线下观看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数字化为我们节省了很多的时间,互联网也让信息变得透明,更加平等。但节省下来的时间反而是让我们花时间去艺术现场,享受一场派对的氛围。”

  作为首次尝试“线上艺博会”的香港巴塞尔,也对自己有非常明确的定位:“允许藏家通过线上观赏室的方式浏览全世界顶级的艺术品,并且可以按照画廊、艺术家、媒介等方式进行索引,同时提供每一件艺术品的价格或价格区间。但是我们不作为任何艺术交易的中介,不涉及任何销售。所有交易都由画廊与藏家独家完成。线上交易目前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四、艺术品销售怎么做?如何打开局面?

  在电商发展迅猛的当下,美术馆和博物馆均开始大量使用抖音等直播软件在不开馆期间与公众线上互动,并在疫情期间迅速举办各种云看展的项目,在打消了地域界限的同时,让原本被认为“高端”的艺术话题走向平民化。

  线上展览没有了空间、距离和运输的局限,一些画廊也将呈现一些巨大装置作品。

  目前有很多画廊都开辟了“线上展厅” ,参与网上展厅的作品售价区间在6-160万美元之间。

  安簃艺术空间在2月29日举行了线上展厅首展“空城之约:侯虹旭作品展”,利用自媒体,空间照片,设计软件,视频合成等方式,让客户在足不出户的情况下,全面欣赏到艺术家最新的优秀作品。

  安簃艺术空间陆续在微信公号上推出了艺术家专访、说瓷、赏石、赏砚专栏。利用互联网带来的便利方式,多为艺术家搭建新平台,多为藏家提供新内容、新作品。

  鉴于线上平台的特性,“白立方”这次参与香港巴塞尔网上展厅的作品以绘画、摄影等平面作品为主,同时也穿插了一些多元媒介作品,比如霓虹灯,以及装置作品。

  艺术需要“在场性”,“点点手指”的网上展厅无法取代一个切切实实的展厅,但这可以打破空间和距离的限制,也为画廊和其他受影响的艺博会打开了新的趋势。

  如今,线上艺术品交易的发展对线下形成的威胁,已经让许多画廊主感到担忧。互联网线上交易一方面成为购买艺术品的工具,改变现有的工作模式,提高效率;另一方面,互联网本身有可能重新定义艺术世界,从而使行业产生革命性的变化。

  目前来看,通过线上的方式完成交易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现实:比如画廊的展览,大部分已经通过前期将作品发给藏家完成预售;而各种的小型微信拍卖,也在吸引越来越年轻化的藏家参与其中。

  艺术品电商化很有可能带来画廊经营模式的革命。互联网的快,受众广,信息成本极低的特点,与画廊“精耕细作”的模式形成反差,画廊知道哪些艺术家是好的,哪些藏家是好的,并且精准地把他们对接起来。所以画廊对于要不要公开价格这一点一直都存在争议。没有了信息壁垒,画廊传统的竞争优势便消失了。

  互联网同时也在创新艺术的生产方式:比如当下传播、市场方面都非常具有增长点的“潮流艺术”,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并不是通过传统画廊模式生产起来的。他们很多有自己的工作室,或者跟广大的品牌进行合作,虽然不属于画廊经营的“狭义的当代艺术作品”,但积累到一定受众人群的时候,会被画廊、美术馆,甚至拍卖会的制度选择。这类艺术家的创作打开了全新的线上世界。

  交易以外,从传播的角度而言,线上能够极大地强化艺术与大众之间的关系。一场线下艺博会能辐射的人群最多能达到上10万,但是线上可辐射的人群或许是百万甚至千万。

  五、疫情之后艺术品行业将面临寒冬还是另现生机?

  英国哈布斯堡拍卖行亚洲区副总裁Ajax K.Mohamed在接受专访时谈了国际艺术品拍卖在亚洲市场将面临的困境,业界又该如何抗“疫”迎春。

  “3月份全球的艺术活动因疫情的影响选择改期或延后,5月前整个艺术市场将面临严峻的考验和行业大洗牌!”Ajax K.Mohamed表示,“出于公共卫生安全的需要,艺术品行业无法正常运行。在全球化时代的艺术品市场行情,应当将线上与线下结合实践。利用线上推广宣传来取代固有的线下实体空间的展览推广模式,将会为疫后的业务重启和行业转型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哈布斯堡拍卖行认为,这次疫情不会影响到艺术市场的根基,艺术品消费对一些特殊社会群体,已经是一种常态化的生活方式。他看好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古董珍玩,疫情过后的艺术品市场相信会很快复苏。

  回顾2003年,哈布斯堡拍卖行年度首场拍卖会推迟到非典结束的7月之后举行,姗姗来迟的哈布斯堡纽约年度首拍现场,行情尤为火爆,新人踊跃进场,所有500个竞买号牌全部办完,哈布斯堡拍卖行不得不又临时增加号牌。由拍卖结果看,本场拍卖会成交率和成交价格涨幅明显,饥饿的拍卖市场在这场拍卖会上实现了暴涨。

  这次疫情的冲击,势必会迎来新一轮的大洗牌,艺术品市场必定“危”中有“机”。

  六、靠艺术创作谋生个人、团体、经纪公司怎么办?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给当前艺术品市场带来的新变化,有观点认为市场近期甚至延迟到明年不一定能看到恢苏迹象,那么艺术工作者,特别是靠艺术创作谋生个人、团体、经纪公司怎么办?

  1、艺术工作者或艺术创作机构、团队、经纪公司在新的条件应该继续坚持过苦日子心里,丢掉在不久将来,通过某件艺术品销售达到一夜暴富的不切实际幻想,或者回到几年前艺术品市场排队的火爆场面。这一时间,要学会耐得住寂寞,更深入基层、深入百姓,找到自已创作源泉,提高艺术文化修养,创新好的产品,为艺术品市场下一个春天到来作好筹备。

  2、而对那些通过艺术品创作进行谋生的一部分艺术家、团体、经纪公司,又要有所侧重,他们要根据市场出现的新需求,调整创作方向,找到自已精准客户。在适当时候,甚至可以调整自己产品价格,创作一些新的贴近市场的艺术快销品、衍生品,适应不同阶层对精神生活追求的需求,以度过这一困难时期。

  3、艺术品,历来是人们日常生活产品中的高档品。它高高在上,了解人不多,有鉴定、欣赏能力的人就更少。这一现象,也影响市场的消费。各艺术单位、机构、团体、个人,应利用这一市场调整过渡期,向大众普及相关艺术品消费知识,既增加国民素质提高,又开发培养新的艺术品市场消费群体,为下一个艺术品市场春天的到来创造条件。

  4、各艺术品管理部门或管理机构要弃行政化,要创新新时期新条件下的新的艺术品艺术创作、市场管理模式。艺术家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艺术家也体制内体制外之分,他们的灵魂、人格是平等的,当前,我们一些部门或机构对少数人的资金资助,就是对大多数艺术创作工作者间接损害,对艺术品市场的繁荣取不到根本性作用,相反,会达到一个反面效果,我们建议改变这种管理模式,把对少数艺术家作品创作的资金、政策支持,改为对艺术品市场的产品采购。由行政管理,变为市场引导。

  5、建议政府相关管理机构建立艺术品创作报备制,尊重艺术创作规律,还艺术品市场一个自由的干净的环境,同时,把注意力和精力转向开展全国艺术领域大数据建设,让艺术家有一个属于自已的与社会可以沟通、交流、推介、推广的平台上来。

  来源|中经文化产业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SCCTT海峡文创智库网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SCCTT海峡文创智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SCCTT海峡文创智库对观点赞同或支持。部分经网络转载内容,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删除。

参与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400个字符

关闭

海峡畅想

1,100篇文章  |  3,025次浏览

  • 精彩推荐
  • 广告6
  • 广告7
  • 广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