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斌丨冬天要来了,多少城市的夜经济还能继续火爆?

智库观点
海峡文创
海峡文创
Sep 26, 2019 10:25:44 AM
[ 海峡文创导读 ] 第二届中国夜游峰会上,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专家王兴斌在主题发言。

  在2019第九届中国旅游项目投资大会暨第二届中国夜游峰会上,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专家王兴斌在主题发言中提到,搞旅游的人要尽量多做实地考察,亲身感受,迷信笼统的大数据不如不信。他还表示,现在到了秋天,秋天过后冬天到了,我们有几个大城市的夜经济还能像现在这么火呢?

1_01.jpg

  ▲ 王兴斌

  主题是“夜游”,足见夜游在这次旅游热中的分量很重。在我的记忆中,国家高度重视旅游业,采取了非常有力的措施来促进旅游经济发展、促进旅游消费。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我们推出了“黄金周”,2008年出现了世界金融危机,那个时候政府也出台了很多文件,这次2018、2019年,就今年而言,国务院、文旅部就促进消费发了一系列文件,而这些文件中都有夜经济、夜间旅游这样的主题。

  在我国,上有政策、下面就有跟策,比如说从北京到上海到广州再到西安,几乎所有的大城市都出台了促进夜游经济发展的文件,有的看了非常有创意,比如说上海市提出了政府要建立夜生活首席执行官,首席执行官是企业的名字,这次上海市政府要求各个区也要建立夜间区长、夜生活首席执行官,这是体制上的变化,可见政府对夜经济的重视。

  再比如说,北京市这次出台的分量最重,几个点、几个圈,点的非常明确。比如西安明确提出夜经济要达到500亿人民币,有指标、有业态,业态包括24小时书店、夜间食堂,有空间布局也有措施。

  北京王府井最近有几个商店摆上摊了,前一段北京市为了市容是不允许街面摆摊了,最近王府井摆了几个摊,当然是王府井商店自己的摊位。

2.jpg

  ▲ 王府井步行街夜景。经济日报记者李树贵/摄

  有一个权威的旅游智库,最近又发布了2019年夜游大数据报告,报告中提到了夜游占旅游业的三分之一,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国家权威机构提出来夜游可以占旅游经济的三分之一,三分天下有其一。

  对报告中提出了一些数据我有自己看法,因为我在北京生活了60年,我18岁从上海到北京去上学,然后留在北京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一个北京的夜游统计,在北京夜游里边33%是北京市民,67%是游客,这个数据我想了一下,凭我是老北京我的感觉,在北京比如王府井这个地方外地游客占70%,本地居民30%,我信,因为北京人一般不去王府井买东西,去王府井逛的是外地游客。但是北京夜经济最火的三里屯、簋街,那里90%是北京人,外地游客是很少的,五棵松那里外地游客也很少去。

  昨天我在北京打了一个曹操出行,司机给我的回答,他是上海人,我说北京的司机怎么是上海人呢,他说我用的手机是上海的号码。很多大数据都是用手机这个搞的,这点非常的清楚,但是又不可靠,因为手机里面有很多变数,外地人在北京工作了五年,他的手机还可能是上海的号码。所以我们搞旅游的人,还是要尽量靠腿多走走,我们要实地考察一下,包括夜经济也要感受一下,否则完全靠用高科技手段掌握的数据是大数据,是大而笼统的数据,而不是具体的可以供操作的数据,尽信大数据、不如不信大数据。

  夜经济政府下了很大的力度来进行推进,但是市场呢?北京的前门大街是一个很热门的地区,从明清开始一直就热,它是明清时代夜生活的中心,但是现在前门大街在政府的指导下改造了多次,一直在进行改造,投资几十亿、上百亿,大部分是政府投资,越来越被北京作为一个旅游街区在改造,每改一次就跟原来的前门大街的风格和定位距离越远,街道越来越宽、房子越来越高大上、游客越来越少,北京市居民不会去、外地游客也不太去。

3.jpg

  ▲ 前门大街的井盖 中国经济网记者邵希炜/摄

  搞夜经济听谁的?政府是不能不找的,因为重大的决策都在政府手中、重大的资源和资金导向都在政府的手中,但是在座的绝大部分是企业家,我们的钱是自己的,当我们投资的时候我们要听政府的,但我们不能不看更重要的市场在哪里。

  我认为,夜生活、夜间经济这个概念本身是个休闲的概念,其中对于本地居民来讲,城市居民休闲是占主体的,外来游客除了少数城市、少数地段可能占多数,比如说三亚市,本身人口就六七十万,今年接待一两千万游客,显然它的夜生活是外地游客支撑的,但是三亚这样的城市在中国有几个呢?

  从市场来讲,夜经济消费主体是本地居民。西安近两年我去过,坦率的讲这是西安的一部分,而不是西安市的全体,更不是陕西省的全体,更不是西部的全体。在某一个点上、某一个区域范围。你说是全域旅游可以,在这个范围是全域,但是到西安市就不是全域了,陕西省更不是全域了。所以在讨论的时候,我总是在想,搞夜经济市场的主体是谁,本地居民和外地游客中究竟哪一个群体是夜经济的消费主体?年轻人、中年人还是老年人?显然是青年人是夜经济消费主体。有钱人和没钱人,在海南的夜生活中,大排档包括本地居民夜生活都是很低廉的消费,而不是高消费,高消费的占比在夜经济中又占多少?所以我们也要进行研究,如果不研究市场需求、市场区分、不研究目标市场,笼统的说夜经济是不行的。

  天津、广州要打造30个夜间经济聚集区、西安要打造夜游街30个等等,多种业态都有,包括夜间24小时书店也提出来了,究竟是哪个项目、哪个城市、哪个地区,这些问题是对投资者、企业家而言是不能不思考的问题,考虑投入到某一个点上、投入到什么业态的时候,是不是考虑多少客人会进这个店、会到你那里消费、会消费多少,这是在夜经济热的时候是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4.jpg

  ▲ 上海黄浦江夜景 中国经济网资料图 施晓娟/摄

  夜经济的出现从社会发展来讲,农业社会不可能有夜经济,那是日出而做、日落而息,那时候夜经济就是《清明上河图》所展现出来的场景,一年就一次,正月十五是农闲的时候,而且还在北宋京城汴梁有那么几天,而且是皇帝和老百姓同乐产生了一个元宵晚会。

  但是严格来说夜经济、夜生活是工业化社会城市化以后的产物。城市化以后特别是大城市才有可能产生夜经济、夜生活,但是也不是所有的大城市都有夜经济、夜生活,西安有、宝鸡有没有?就很少,陕西省也就是西安一个城市有,西安城市那么多区也就是中央区域里面有。所以从发展来看,城市化国家从50%城市人口到60%、70%、80%还有百分之二三十的增长点,以平均一年增长1%来算,也需要二三十年,所以夜经济的前途无量。

  夜经济当前的容量、当前的发展量是有限的,而且各个城市,大中城市不一样,南方和北方城市不一样,最近我一直在说,现在到了秋天,秋天过后冬天到了,我们有几个大城市的夜经济还能像现在这么火呢?这是气候的变化,人是不能违抗的,一个大城市就北京而言也就几条街嘛。

  所以我在思考,我们在搞旅游投资时,特别是夜经济投资的时候,我想一定要认真的思考市场究竟在哪里,政府要推出来几条、几十条街完全可以理解,因为不这样做无法完成政绩,但是市场是不是跟着走呢?市场并不是跟着市场的指挥棒在走,市场是根据自己的规律再走,而且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

5.jpg

  ▲ 哈尔滨市松北区冰雪大世界夜景 中国经济网资料图 王伟/摄

  想利用这个机会谈一点我的感慨,当任何一个事情非常热的时候,大家都在说好的时候,你要想想在这个时刻我怎么进入这个领域、进入哪个领域、进入在什么地点。我们需要做投资产出的预算,如果不做这笔预算,比如说西安刚刚介绍的街区,但是据我的观察,现在最热的也就是大雁塔那条街再加上含元殿,至于说大明宫,实际上也就是一小块地方,大部分晚上还黑的。来源|ITIA艾蒂亚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SCCTT海峡文创智库网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SCCTT海峡文创智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SCCTT海峡文创智库对观点赞同或支持。部分经网络转载内容,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删除。

参与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400个字符

关闭

海峡畅想

863篇文章  |  2,769次浏览

  • 精彩推荐
  • 广告6
  • 广告7
  • 广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