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数据看“戏剧幻城”系列实景演艺,出路在哪?

讨论分享
海峡文创
海峡文创
Aug 24, 2023 4:03:57 PM
[ 海峡文创导读 ] 《只有**·戏剧幻城》是王潮歌继“印象”系列实景演出、“又见”系列情境体验剧之后“只有”系列戏剧幻城的系列导演作品。现在全国开业的戏剧幻城有四个,分别是2019年《只有峨眉山戏剧幻城》、2020年《只有爱戏剧幻城》2021年《只有河南·戏剧幻城》以及2022年《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本文对该系列演出做出简要介绍、分析和总结。

 

《只有**·戏剧幻城》是王潮歌继“印象”系列实景演出、“又见”系列情境体验剧之后“只有”系列戏剧幻城的系列导演作品。现在全国开业的戏剧幻城有四个,分别是2019年《只有峨眉山戏剧幻城》、2020年《只有爱戏剧幻城》2021年《只有河南·戏剧幻城》以及2022年《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

项目简介

2019年《只有峨眉山》

2019年9月6日,由王潮歌编导的实景演艺项目《只有峨眉山》在峨眉山戏剧幻城全球首演,向世界展现了中国文化的魅力与名山风采,该作品也是“只有”系列的开篇之作。

《只有峨眉山》戏剧幻城位于峨眉山市川主镇峨川路99号的高河村,总投资额8.19亿元,该剧场项目占地面积约7.8万平方米(117亩),总建面30500平方米。剧场的270位演员中,有80多人是当地的村民。白天,他们在各行各业任职,晚上,他们成为一名真正的演员。

《只有峨眉山》投资方是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旅游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峨眉山旅游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项目以峨眉山最负盛名的云海为创意元素,打造了“云之上”、“云之中”、“云之下”三个演出剧场,并在全国首创了实景演艺与周边原始村落相融合的演艺方式。其中“云之上”演出时长90分钟,“云之中”演出时长30分钟,“云之下”演出时长90分钟。“云之上”剧场每场可容纳1400余人同时观演,“云之下”剧场每场可容纳700人同时观演。

2020年《只有爱·戏剧幻城》

2020年6月15日,由王潮歌担任总构想、总导演、总编剧的沉浸式演艺项目《只有爱·戏剧幻城》通过网络举办了云首演 ;6月19日,该剧在盐城大丰区荷兰花海旅游度假区的如月剧场举行公演。作为“只有系列”第二部作品,总投资7.6亿元,500+演职人员、50+戏剧和100个故事将同时上演,讨论爱的主题。

《只有爱·戏剧幻城》全剧全长8个小时,可拆分为6大部分,景区专门建设6大对应剧场,全看完要来6次。全剧共由六大剧场组成:如月剧场、如心剧场、如花剧场、如歌剧场、如故剧场、如意剧场。它们分别坐落在约3000亩的荷兰花海旅游度假区中,以爱情为母题,探索生命的要义。《只有爱·戏剧幻城》诠释了全域旅游的新内涵,填补了我省大型文旅项目的空白,有望成为长三角地区独具特色的文化新地标。

2021年《只有河南·戏剧幻城》

2021年6月5日,由王潮歌执导的文化作品《只有河南·戏剧幻城》开城首演,该作品以黄河文明为创作根基,以沉浸式戏剧艺术为手法,以独特的“幻城”建筑为载体,讲述了关于“黄河、土地、粮食、传承”的故事。

只有河南·戏剧幻城,位于中国郑州,总占地622亩,单边长328米、高15米的幻城,总投资近60亿元,是中国首座全景式沉浸戏剧主题公园,是中国规模最大、演出时长最长的戏剧聚落群之一。

《只有河南·戏剧幻城》拥有21个大小不一的剧场、近千名演员,分为3大主剧和18个小剧,剧目总时长近700分钟。景区项目以黄河文明为创作根基,以沉浸式戏剧艺术为手法,以独特的戏剧“幻城”为载体:“56个空间,每一个空间4道门,每一个空间里面又有不同的场景,21个大大小小的剧场,就埋伏在这56个空间里。用棋盘式的格局,把622亩地方格化。

2023年《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

2023年07月23日,位于河北廊坊的戏剧聚落群《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正式面向公众开放,这是导演王潮歌继“印象”“又见”系列之后的全新文化作品——“只有”系列的第四部作品。作品以“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为创作根基,以沉浸式戏剧艺术为手法,以独特的“幻城”建筑为载体,讲述关于《红楼梦》作者、续写者以及读者的故事。

由王潮歌打造的《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属于河北省重点文旅项目,总占地228亩,总投资40亿元。历时8年打造而成。首期共有4个大型室内剧场、8个小型室内剧场以及108个情景空间和室外剧场面向游客开放,剧目总时长超过800分钟,千余名演员参与演出,专业演员还可与随机挑选的游客互动。

《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采用移步异景、迷宫幻境的景观设计理念,融合情景装置艺术与舞台沉浸技术,呈现一幕幕关乎《红楼梦》读者的戏剧演艺与情景园林,以中国式审美讲述人们心中的“红楼梦”。

运营情况

1、2019年开业的《只有峨眉山》,官方票价238元,由于未能在网上找到可比数据,我们依托峨眉山年游客量100万计算,捕获率3成年30万,年营业收入6000万左右,运营人员加演员300人,运营费用在3000万左右,按年利润3000万,不计算折旧,项目投资8.2亿回收周期27年。可见回收周期过长。根据经验,如果项目运营数据喜人,网上应该可以查到确切数据,但是查不到。另一则新闻项目2022年6月开始对项目十大经营点位招租,可见项目本身靠门票收益运营压力较大,所以希望靠增加二次消费提高收入。

作为投资方之一的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有2.2亿,受疫情影响,2020年亏损3800万,2021年净利润只有1800万,恢复情况较差。

相比投资只有4.74亿的《又见平遥》单剧场的营收情况,《又见平遥》2020年7月9日才复演,2020年盈利超7000万元,2019年1.3亿元的总票房,其只有系列由于投资规模大,盈利能力明显相形见拙。

2、2020年《只有爱·戏剧幻城》总投资7.6亿元。2022年荷兰花海旅游度假区全区接待游客671.07万人次,收入2.02亿元。全区折算可购票人数167万,门票包含荷兰花海及如月剧场门票。500个演职人员成本一年5000万计算,门票价格50元,年营业收入约8000万,扣掉运营成本年利润3000万左右,回收成本周期25年。

3、《只有河南·戏剧幻城》2021年6月6日开园两年至今155万游客量。2021年全年仅营业140日,完成接待游客超50万人次,实现营业收入约人民币1亿元。从可查数据显示,2022年全年游客量约100万,门票360元每人,接近1000个演职人员,年营业成本在1亿以上,预计年营业收入3亿,净利润不足两亿。与60亿投入成本相比,不计算折旧需要30年回收成本。从《只有河南·戏剧幻城》的营收情况看,项目虽然口碑爆棚,但单从项目本身来看并不是一个具有经济性的文旅项目,未来不确定风险很大。

从项目的投资方建业集团的股权变更也可见一般。2021年,建业地产重资产合同销售金额为601.05亿元,同比减少约12.0%;收益约419.59亿元,较2020年下跌约3.1%;毛利率为16.2%,较2020年下跌3.7个百分点;溢利约12.53亿元,较2020年下跌约40.4%。

2022年5月16日,河南建业实景演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也是戏剧幻城的操盘方发生了股权变更,由河南建业住宅建设有限公司独资,变更为河南建业住宅建设有限公司占股49%,51%的大股东变为了河南省老家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老家文旅成立于2016年3月110日,股东有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河南中阅国际投资等,最终疑似控制人是河南省财政厅,总持股比例为68.3769%。

4、《只有红楼梦》总投资40亿元。一日票原价468元,早鸟票288元、两日票原价658元,早鸟票592元。可能是《只有河南》的运营情况实在不好,《只有红楼梦》票价定价明显提高,并且从网上可查数据其年游客量按300万计算。千人演职人员年运营费用保守估计超过一亿元。按官方计算方式确实可以将数据做的很漂亮,回收周期在五年左右。可是,这样不切合实际的数据是很难成为现实的。

《只有红楼梦》没有可依托的文旅景区做保证,游客量年过百万都非常困难,且定价468元也明显偏高。廊坊的城市能级相比郑州还有一定差距,且消费水平也难以支撑这个票价,投资百亿的迪士尼和环球影城也不过五六百的门票,后期468的门票价格必然需要回调合理区间。200-300元与《只有河南》相当已经是极限。综合计算回报周期不会比《只有河南》好。

项目总结

1、贬值风险:从四个已经建成的戏剧幻城的可查数据可知,所有项目的回收周期都超过20年,而文旅项目的活跃周期在五年左右,五年之后无论是项目折旧、项目翻新都需要再次投入大量资金,这些依托实景布置的“幻城”系列又多以“舞台布景”形势建设,很难形成项目实质资产,其后期的贬值风险比传统剧院、小镇建筑要快得多。

2、运营风险:所有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超级多的演职人员,由于项目的演出设计时长过长,所有演员的重复利用率非常低,一旦游客量不足将面临巨大的运营成本压力。甚至出现演员多过游客的尴尬情况。

其前车之鉴是“印象系列”在海口落地的《印象海南岛》,在公演5年之后就宣布了停演。因为《印象海南岛》1500多个座位,淡季时候一场只有100人左右的观看人次。

可比案例宋城演艺的千古情演出单体项目年客流量有数百万人次,但单场演职人员只有几十人,如桂林千古情演职人员约36人,经济性和复制性较好。戏剧幻城的演职人员规模及项目体量大,运营成本高,对运营能力提出更大挑战。

3、业态单一:虽然从印象系列到又见系列再到只有系列在表演形式和观众体验角度有很大的提升,但只从面积大、投资额高就认为只有系列的戏剧幻城为主题公园仍然过于牵强。戏剧幻城更像是一种舞台演出的单一业态堆砌,看似规模宏大,场面震撼,实则经不起推敲。如果只从王潮歌艺术家角度看这是一个很伟大的作品,弘扬中华文化,传播民族自信。但资本逐利,市场不会为个人梦想买单,现在买单的大部分也是政府及国企,收益走低后将难免变成鸡肋。

现在中国的文旅景区本来靠门票覆盖运营成本就非常难,各个景区都在重新制定业态组合及游线设计,以提高二次消费的可能。但是戏剧幻城却以如此单一表演的形式完成了如此大规模的未经业态配比设计的方式呈现。迪士尼、环球影城每个演出吸引点周围至少配备1-2个二消点,其商业配比总量超过三分之二。且二消点对缓解游客疲劳,促进冲动消费有非常大的意义,绝不是“推陈出新”就可以忽略的。

从运营方角度,高密度高强度演出演员数量大,工作量也大,翻牌率又低;从游客视角,不间断输入演出内容容易审美疲劳,情绪很难消化。不能在每次演出后留有休息及消费时间转换心情,持续走马观花身体也会很累。迪士尼、环球影城的所有主题公园内的演出通常不会超过三十分钟,大部分只有十分钟左右,而留有大量时间营造消费场景刺激消费,大大提高了人均消费。

4、衍生产品:文旅衍生产品是景区“带走经济”的有力抓手。围绕IP设计的纪念品可以大大提高人均消费。戏剧幻城系列在衍生产品具象化地呈现文旅场域的艺术美感并传承文化方面非常欠缺。演员都是素人,不存在明星周边的可能,建筑没有实体,难以形成产品设计,更没有具像化的IP角色,用来设计衍生品,发挥项目推介的效能。衍生产品在流量经济及短视频时代对于景区未来的发展潜力是巨大的,参考故宫文创、敦煌文创等成熟案例。

5、商业模式:好的商业模式应该综合考虑投资风险、运营盈利水平及项目回收周期等因素。文旅项目由于其对多行业的综合整合需求及行业的特殊性,更应该以更专业的角度多方考证。文旅项目重在创新,但也不能脱离实际创新,为游客带来好的项目体验的同时,也要平衡投资者利益,游客消费能力等因素。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作为著名导演王潮歌的作品我自是没有资格挑剔,作为文旅从业者,如果影视圈、演艺圈、文旅圈可以组成项目可研团队,在项目之初有更多专业视角探讨,也许,很多风险就会扼杀在摇篮之中了。

来源 |  文化产业评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SCCTT海峡文创智库网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SCCTT海峡文创智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SCCTT海峡文创智库对观点赞同或支持。部分经网络转载内容,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删除。

参与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400个字符

关闭

海峡畅想文创集团

529篇文章  |  147次浏览

  • 精彩推荐
  • 广告6
  • 广告7
  • 广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