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与千寻》重映,是为情怀还是“割韭菜”?

讨论分享
海峡文创
海峡文创
Jun 24, 2019 10:09:10 AM
[ 海峡文创导读 ] 动画电影《千与千寻》在国内上映,影片在播出前就获得大批关注,两日的票房已突破一亿,目前稳居票房榜首。

  6月21日,动画电影《千与千寻》在国内上映,影片在播出前就获得大批关注,两日的票房已突破一亿,目前稳居票房榜首。不过,观众对于这种“烫剩饭”行为的看法莫衷一是,电影的重映到底是“捞金”行为还是“情怀”使然,值得鼓励还是应当规避呢?

  今年6月21日,宫崎骏享誉最盛的动画电影《千与千寻》已在国内重映。这部在豆瓣上评分9.3,包揽奥斯卡和金熊奖的电影,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份迟到的礼物,是童年的珍藏,是“欠下的电影票”。影片未上映时,在猫眼上的“想看”标记便达到了24万人。上映两日,票房已突破1亿元,稳居榜首。

1.jpg

  近年来,随着数字修复和3D影像技术的发展,重映影片数量不断增加,观众对于“重映”的看法也莫衷一是。电影重映到底是“捞金”行为还是“情怀”使然,值得鼓励还是应当规避呢?

  中外重映市场比较

  无论中外,重映都是一门好生意。

  早在1987年,北美就重映了迪士尼动画《白雪公主和四个小矮人》,拿下4659万美元的票房。而中国,自2009年重映《东邪西毒:终极版》后,便开启了电影消费的情怀经济。

  中外重映市场,又有怎样的不同呢?

  在北美热映的12部电影中,迪士尼动画和科幻片始终是首选,其中《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在六年内重映两次,票房都稳定在4000万美元以上。1987年的迪士尼动画《森林王子》,讲诉小狼孩毛克利的冒险之旅,不但在1990年再次重映,还被改编为真人动画《奇幻森林》登陆内地市场,收获9.76亿票房。同样来自迪士尼的《101忠狗》,时隔30年后再上映,仍然凭借其古朴色彩和诙谐风格打动了北美观众,斩获6083万美元的高票房。

2.jpg

  △ 《101忠狗》剧照,细腻的笔触很有古典特色

  而1997,在星战二十周年,福克斯推出《星球大战》三部曲特别版,对于原来的镜头和画面做了精心修复和剪接。在卢卡斯和威廉姆斯的携手打造下,那浩瀚诡谲、波澜壮阔的星际空间和气象万千、高扬激越的配乐深深地撼动着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同时也以其无可争议的品牌价值延续了数十年的辉煌,推出了近10部续集电影和外传。星战的重映,同样是一场盛事,《星球大战》突破1.38亿美元,成为北美重映史上票房最高的电影。三部曲总共收获了2.5亿美元,显示出星战系列的不朽魅力。

3.jpg

  △ 《星球大战2:帝国反击战》修复后剧照

  20世纪以来,3D电影不断显露头角,凭借其沉浸式的视听效果和情感张力,成为了电影重映重要的营销噱头。无论是迪士尼动画电影《狮子王》《美女与野兽》,还是经典大片《泰坦尼克号》《侏罗纪公园》《星球大战前传1》,都将3D版本作为品牌价值衍生链条的重要环节,票房收入也多在5000万美元上下浮动。

4.jpg

  △ 《复仇者联盟》海报

  重映不仅是致敬经典,延续品牌价值的法门,也是一场燃烧粉丝情怀,争夺最大利益的生意经。比如尚在热灶中的《复仇者联盟4》就没能耐得住寂寞,6月19日晚,漫威CEO凯文·费奇表示,《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即将重新上映,并将包含未曝光的全新电影片段。目前《复联4》全球累计票房为27.43亿,稍落后于《阿凡达》27.88亿美元的纪录。漫威之心,路人皆知,既为“挖金”,也为“留名”,相信有这第二把火的加持,复联4最终可以超龙赶凤,独占鳌头。

  而国产电影,从2009年来,已有超70部重映电影。从类型来看,重映的电影主要以八九十年代的港片和部分外国经典电影为主,也有如《一代宗师》一般首映后票房不甚理想但口碑尚佳的新片和一些面向小众影迷市场的艺术电影。

5.jpg

  △ 《一代宗师》剧照

  与北美重映市场的稳定相比,重映电影在内地市场的表现可谓是波澜起伏,上可去九天捞月,下可在影院“一日游”。

  先说国产经典电影,自《东邪西毒:终极版》拿下2592万元票房之后,《倩女幽魂》《新龙门客栈》《大话西游》《甜蜜蜜》《红高粱》等电影也连番上阵,收获在300万到4000多万不等。最为亮眼的要数2017年重映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紫霞仙子与至尊宝名声在外,七色云彩情怀铺天盖地,票房最终达到1.77亿,但这一数据在如今的电影市场,也并不出众。

6.jpg

  △ 《大话西游》重映海报

  除了票房波动之外,“重映”这个小市场也吸引了一批浑水摸鱼,妄图捞金的划水片,2016年后,电影重映数量两年内就上升至23部。为了规避短时期反复上映和重映规模过大挤压院线的行为,2018年11月8日国家电影局发布了《国家电影复映暂行规定》的通知,针对国产电影重映的时间和条件等进行了规范。未来国产电影重映将受到一定制约,这也许会使得部分投资人转而关注更有变现前景的海外电影重映市场。

  从近年重映的海外电影看,影片大多是来自美国和日本的经典佳片,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可圈可点。2012年4月《泰坦尼克号》3D版在全球重映,适逢泰坦尼克号沉船100周年。天时地利,只欠开张,影片最终收获9.49亿的票房。2013年上映的《侏罗纪公园》3D版延续了《泰坦尼克号》的辉煌,拿下3.5亿票房。而宫崎骏的系列动画更是有接续上映的趋势,去年《龙猫》便收获了1.7亿票房,今年《千与千寻》又起势而来,上映首日便跃居单日票房第一。同样令人欣喜的还有定档于今年盛夏的《狮子王》,这部首映于1994年的影片,可谓陪伴了我们整个童年,相信票房不会太差。

7.jpg

  除了中美,韩国也是一个“重映”大国,仅2007年在韩国重映的老片就超过30部。韩国重映的电影包括《廊桥遗梦》《天堂电影院》《美丽人生》《这个杀手不太冷》等影史经典,也有《一一》《霸王别姬》《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等中国佳片。

  可见,“重映”这门生意经,不分国界。

8.jpg

  △ 《一一》韩国海报

  以情怀为支点的体验经济

  情怀撬动市场

  我见过痴迷于《冰与火之歌》的冰火十级玩家,他的书柜上放满了冰火的简装本、精装本、绝版藏书、签名册。我问他,“既然内容每本书都有,为什么还要买这么多呢?”他说“虽然每套书几乎内容都差不多,但它们被不同的方式打磨过、装帧过,就像在不同时间出现、陪伴我的友人,从早春到盛夏,换一种场景便是另一种浪漫。”

  如果书可以印刷不同版本,电影又何尝不可?

  一个久别重逢的朋友,踏着时光的溪流出现在你面前,或许你曾经在某个混沌的午后早已观瞻过它的容貌,或许你早已与同学无数次说起它的名字,但这不影响你感到惊喜和悸动。经典像是藏在雪地里的诗句,是晨曦无意间留下的尾巴,是彩色墨水沉淀的一点点细碎的流金,有人将它扒拉出来,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一个宁静的时空去体验它、读懂它、细数它每一个光影和片段,补偿童年时错漏的风景,与值得的人分享:你看,这是我最喜欢的电影!

  影片的重映,看似是打着情怀的牌子赚吆喝,但我们何尝不是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想看《霸王别姬》那惊艳又悲烈的色彩,如梦如幻,半生疯魔,一地血泪。

  想看《花样年华》如霓虹灯彩一般暧昧、迷离而晕眩的爱情和怅然若失的岁月。

  想看《海上钢琴师》在漂泊之地,那孤独而灿烂,悲情而荒诞的灵魂。

9.jpg

  △ 《海上钢琴师》,小时候的1900

  想看《美国往事》,看《卡萨布兰卡》,看《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看《一一》,看《超脱》……

  记忆倾泻而出,欲望无穷无尽。有些是我们早已读懂,却仍想重温;有些是我们不曾记得,却想要追寻。所以我们再看《千与千寻》, 那古老而精致的城楼、幽深寂静的隧道、雨雾朦胧的微光仍然触动着我们的眼帘。我们谈论着成长、追寻、迷失、勇敢的主题,把几行文字熨帖成步履下的波光:不要回头,一直向前。

10.jpg

  体验引领市场

  体验经济将一种产品划分为初级产品、产品、服务、体验四个层次。重映电影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一种再加工的体验经济。它表现为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是差异化的内容体验。知乎上恰巧有一个关于重映的问题,最高赞的回答表示,现在的烂片与过去的烂片之间都差着十万八千里,何况经典电影。虽然不乏戏谑,但却言之有理。老片子的经典性在当下市场成为了最具差异性的内容产品,在泥沙俱下的电影市场中有种“孤屿媚中川”的质感。重映经典影片,可以为市场注入新鲜血液,满足小众影迷、高影商玩家和儿童群体的需求,甚至为艺术院线发展带来新的契机。

15.jpg

  其二是现代化的再生体验。一部电影的重映,往往只需花费版权费、修复费和宣发费用,这与动则上千万的制作费用相比可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因而重映市场存在着一定的利润空间,出品方能以小搏大,何乐不为呢?对于媒介时代的受众而言,经典电影虽然质量上乘,但感官体验往往不佳。重映能够通过技术手段修复,呈现更加精致的内容、精美的画面和立体的视听效果,激发老电影的新生命,带给不同代际的观众一种现代化的再生体验。

11.jpg

  △ 《东邪西毒:终极版》修复后剧照

  其三是仪式感的氛围体验。许多重映的电影,往往是没有来得及在大荧幕上映的名片,或是因低调而错过的佳作,虽然在日常生活中也能看到,但体验却大不相同。美国传播学者詹姆斯·凯瑞提出“传播仪式观”,他认为传播活动是根植于文化的仪式过程,其目的是通过“仪式”使人们得到心灵与精神上的满足和慰藉。影院就是一个充满仪式感的地方,它将私人的情感和独立的艺术作品在同一空间紧密联合起来,并加以集群化的宣泄与共鸣,创造出迥异于日常生活的观影氛围。

  结语

  重映是一门好生意,因为它根植于人的怀旧情感,焕发了经典的色彩,弥补了市场的空缺。但同时也应当注意:

  首先,重映应当理性而为。“情怀”作为一种私人化的心理体验,具有市场需求的不可测性和价值转化的不确定性。从票房上看,重映对于市场的作用只是补充和提味,还难以达到影响和震动的作用。因此,一门心思地钻营“旧片重温”,不如合理增加引进渠道,提升原创作品质量。

  其次,重映应当有所限制。影片的重映应有序有度,避免过度消耗观众情怀,趁热圈钱的不义之举,也规避一些借重映平台划水捞金的不规范行为。

  再者,重映应当适度创新。重映不是照搬经典,而是推陈出新,不是坐吃山空,而是积极作为。应该合理运用现代化营销手段,为重映增添光彩,收获良效。来源 | 文化产业评论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SCCTT海峡文创智库网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SCCTT海峡文创智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SCCTT海峡文创智库对观点赞同或支持。部分经网络转载内容,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删除。

参与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400个字符

关闭

海峡畅想

1,103篇文章  |  3,399次浏览

  • 精彩推荐
  • 广告6
  • 广告7
  • 广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