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青铜时代,有多震撼?

展览展示
海峡文创
海峡文创
Oct 11, 2021 3:10:48 PM
[ 海峡文创导读 ] 虽然,长达2000年的青铜时代最终结束了,但是中国却走过了少年时代,进入了更加成熟的封建时期。夏商周的先人们探索过的种种制度,尊奉祖先、敬畏天地,依然流淌在我们血液中,无数的青铜器遗产,依然影响着我们的文化,例如一言九鼎、加官进爵,钟鸣鼎食、长幼尊卑等等。更重要的是,以青铜文化为核心的夏商周,以青铜礼器为载体,在中原及周边形成了一个共同的信仰体系,即中国。

 

它们穿越时空而来

被我们视若珍宝

或神秘奇特

▼(青铜神树,三星堆博物馆藏,摄影师@张艳)

或瑰丽夺目

▼(扉棱提梁卣[yǒu],酒器,随州市博物馆藏,摄影师@苏李欢)

它们数量庞大,仅目前登记在册的就有,1403451件(组)。更因其承载的厚重历史,被我们当作“国之重器”,它们就是青铜器。(数据来源于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数据公报,截止日期2016年10月31日)

▼(“子龙”青铜鼎,摄影师@柳叶氘,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青铜器诞生于文明之初,凝结上千年的积淀,而后又塑造了中国的少年时代,就让我们一起走进那个波澜壮阔的青铜时代,一睹中国年少时的风采。

起源

 

在石器时代,人类手中可资利用的工具,不过石器、骨器、木器、陶器等寥寥数种

▼(石磨盘、石磨棒,属距今9000-7000年的裴李岗文化,主要用于谷物的脱壳和碎粒,是我国现存最早的成套的粮食加工工具,摄影师@刘鹏,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到了大约1万年前,一种颜色发红的矿石,被人们选中,经过反复锤打,这种矿石就可以改变形状,制作出简单的工具,这种材料便是铜。

▼(世界上最早的红铜制品发现在距今1万年前后的土耳其地区,下图为中国境内齐家文化的铜钻、铜锥,为红铜材质,摄影师@柳叶氘,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但是自然铜的质地太软,硬度甚至不及石器,应用范围实在有限,直到人们发现,在更高的温度下它会熔化、流动,冷凝后会形成一定的形状,并且如果在铜中加入锡、铅等物质,成品的硬度还会更高,于是,一种全新的合金便诞生了。

▼(青铜刀,马家窑文化,为中国境内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铜锡合金铜器,摄影师@器,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刚铸出来的铜器,金光灿灿、熠熠生辉,古人曾把它称为金或吉金,堪称远古时期的高科技产品,而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些器物,是由于长久埋藏在地下,铜与土壤中的水和矿物质等,发生了化学反应,在表面形成了一层青色的铜锈,因此得名青铜器。

▼(觯[zhì],盛酒器,通过未腐蚀的部分,可以清楚地看到当时使用时的色彩,摄影师@器,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自青铜器发明以来,两河流域、埃及和欧洲的人们,制造了兵器、装饰品、生产工具等,各类实用器具。

▼(俄罗斯铜器,摄影师@器,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而中华大地上的先民,却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他们要用青铜器打造,一个秩序井然的,礼乐之国。

王权神授

约4000年前,“中国”的概念正在形成之中,但还没有影响深远的分封制度与中央集权制度,夏,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正努力在中原大地建立统治秩序,一切都在探索之中。

▼(大禹形象拓片,图像来自山东武氏祠画像石,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祭祀祖先、尊崇神灵,被统治者当作建立统治秩序的重要手段,因为通过祭祀可以与神沟通,宣告统治的合法权,即王权神授。

在铜器出现之前,爵、觚(gū)等精美的陶器,盛放着美酒佳酿献给祖先神灵,或者作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用于贵族的日常生活及礼仪宴饮,因而又被称为礼器。

▼(陶礼器,出土于二里头遗址,主流观点认为二里头文化主体为夏文化,摄影师@刘鹏、君作刃,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而资源稀缺、工艺复杂的铜器的出现,显然吸引了统治者的目光,用它们代替陶器,一定更能彰显地位、取悦神灵。但早期的青铜铸造技术比较简单,以铸造铜刀为例,工匠们会先在泥块上剔出刀的腔形,然后用另一块泥块拼合,中间会形成空腔,之后将高温熔化的铜液浇铸其中,待铜液冷却凝固,一件铜刀便制成了。

这种方法只能生产一些简单的器物,比如锥、凿、刀等,要想制造出复杂的容器,还需要一次技术升级。

我们无法得知升级经历了多少曲折,但夏人最终取得了技术突破,新的技术被后人称为“块范法”。以铸造铜爵为例,首先用土或木或石等材料,制出想要的器物模型,即“模”。然后,在模的表面覆盖泥料,待凝固后再分区域剥落下来,就形成范(也称为外范)。

再之后在模的内腔填充泥土,形成芯(也称为内范)。

最后把外范、芯组合在一起,两者之间便会形成空腔,再将冶炼好的铜液倒入其中,冷却后去除内范、外范,加以修整打磨,一件比青铜刀更复杂的青铜容器,“爵”,便诞生了。

这一过程也是,后世所使用的模范一词的来源。,有了块范法,贵族们开始仿造陶制礼器,并不断创造新的器型,形成了以青铜器为中心的礼器群,中国的青铜时代正式开启了。

它们包括用于饮酒相当于酒杯的,爵、角、觚(gū)。

▼(爵、角,考古发现它们的底部有的有火烧的烟炱痕迹,表明其还具有温酒功能;下图为乳钉纹青铜爵,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青铜容器之一,被誉为“天下第一爵”,摄影师@范沛卓,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用于注酒,相当于酒壶,但可以用来温酒的,盉(hé)、斝(jiǎ)、鬶(guī)。

▼(乳丁纹铜斝[jiǎ],摄影师@刘鹏,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礼器之外,统治者还大量制造青铜兵器,正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青铜兵器的出现,取代了原来的石质木质武器,可以更好地护卫统治者的利益,无异于一场军事革命。包括用于砍劈的钺(yuè),用于勾、剁、推的戈,用于远距离杀伤的镞(zú)等。

▼(镶嵌十字纹方钺[yuè],内部用绿松石镶嵌成十字纹,摄影师@苏李欢,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其中,钺还被礼仪化,代表着生杀大权,后人甚至根据钺的形状,创造了“王”字。

▼(钺与早期“王”字的形态对比图,甲骨文中的“王”字是一把刃朝下的钺的形状,金文逐渐抽象化,演变为三横一竖,底部横画还保留着钺刃的形态,钺是军权的象征,王权来源于军权,摄影师@器,制图@汉青&杨宁/星球研究所)

此外还有用绿松石镶嵌的盾状铜牌饰,有学者推测它可能是一种,穿戴起来很“拉风”的战斗护臂。

▼(嵌绿松石铜牌饰,摄影师@动脉影,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夏之后,“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传统,被商所继承。商人在夏人的青铜兵器基础上,又增加了用于刺杀的矛,用作砍杀的大刀,用作防护的头盔胄(zhòu)。

▼(青铜兵器,摄影师@李琼、包浩霖、图片来自@汇图网,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而最引人瞩目的,则是商人在夏人的基础上,把对祖先神灵的崇拜提升到了新的台阶,发展出一套更加精细的祭祀系统。祭祀中,要向祖先神灵供奉美酒、佳肴等,即“以酒娱神、以食敬神”,而盛放美酒佳肴的青铜酒器、食器,则新增出众多全新的器型,并有着非常细致的分工。食器中,鬲(lì)用于煮。

▼(“人”字纹铜鬲,摄影师@刘鹏,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甗(yǎn),用于蒸,类似于现今的蒸锅

▼(甗[yǎn],上为甑[zèng],用以盛物,下部为鬲,用以盛水,中间有箅子,为蒸煮器,下图为“妇好”青铜三连甗,一般多为单个的甗,因使用了三个连体的甗,故名三连甗,摄影师@柳叶氘,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簋(guǐ),用于盛放煮好的黍稷食粮。

▼(兽面纹簋[guǐ],摄影师@动脉影,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豆,用于盛放煮好的黍稷或菜、肉,类似于现今的菜盘。

▼(兽面纹青铜豆,图片来源@江西省博物馆,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鼎,用于炖煮或盛放肉食,也是整个青铜礼器群的核心,更是被用于代指王权。许多鼎铸造得大而华丽,著名的后母戊鼎,由商王武丁之子为纪念生母而造,重达832kg,高大厚重、气势雄伟,为我国首屈一指的国宝级文物。

▼(后母戊鼎,意思为伟大的母亲戊,曾称司母戊鼎,即祭祀母亲戊,“戊”为庙号,目前学术界对是“后”还是“司”,仍有争论,青铜鼎可能夏代就有,但未见确信的实物,摄影师@柳叶氘,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而酒器则更加花样繁多,仅用于盛酒的,便有尊。

▼(兽面纹三牺铜尊,摄影师@杨敏芝,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觥(gōng),造型犹如呆萌神兽。

▼(父乙觥[gōng],摄影师@杨敏芝,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方彝(yí),盖子仿照屋顶而制。

▼(方彝[yí],摄影师@包浩霖,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罍(léi),盖子也多作屋顶形。

▼(皿方罍[léi],体型硕大,制作精美,被称为“方罍之王”,摄影师@柳叶氘,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卣(yǒu),带有提梁方便拿取。

▼(兽面纹提梁方腹青铜卣[yǒu],摄影师@苏李欢,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瓿(bù),腹部圆鼓、整体低矮。

▼(铜瓿[bù],有说法认为瓿也充当食器,摄影师@崔欣,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此外,青铜器本身还被神化,成为沟通神灵的工具。它们,或附着一些被认为具有神秘力量的动物。

▼(青铜器上的动物纹饰,摄影师@器、柳叶氘,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或直接披上动物的“外衣”,例如化身猫头鹰的尊。

▼(“妇好”青铜鸮[xiāo]尊,为站立的鸮形,两足与尾构成3个支撑点,整体布满纹饰,造型奇巧,为青铜器中的精品,摄影师@柳叶氘,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形如张口吃人之虎的卣(yǒu)。

▼(虎噬人卣[yǒu],相传出土于湖南宁乡,共两件,都流失海外,有学者认为该造型象征着生死通道,摄影师@动脉影,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此外,人们还设计了一款意义重大的,兽面纹,频繁地出现在各类铜器上

▼(兽面纹,复杂多变,但它们往往可以清楚地辨认出眉眼耳嘴等部位,有人认为这便是传说中的怪物,贪婪好吃的饕餮[tāo tiè],摄影师@器,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而作为当时中国最强盛的政权,商对王权神授的追求以及对青铜器的使用,也深深影响了周边地区,但他们并非简单的“复制粘贴”,而是本地化创新利用。比如,位于四川三星堆的先民,就走出了一条与中原风格迥异的青铜之路,他们崇拜祖先,按照传说中祖先的样子,铸造了凸目的祖先神。

▼(戴冠纵目面具,史书记载蜀王始祖蚕丛“目纵”,该造型很可能模仿蚕丛创造的祖先神的形象,摄影师@枫叶梧桐,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在祭祀活动中,国王作为大巫师手握法器,主持祭祀。

▼(铜大立人像,有说法认为手中握的是象牙,或各拿一个玉琮,或就是一种具有特殊意义的手势,有学者认为该立人像为具有巫师身份的国王,摄影师@苏凌汉,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高级祭师头戴金面,与神沟通。

▼(金面铜人头像,有学者认为,带金面的人头像为低于铜大立人像一个等级的祭师,摄影师@曹明雄,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低级别的人员以跪姿,手捧祭品向神献祭。

▼(喇叭座顶尊跪坐人像,学者认为,下部底座可能是祭坛,人们在祭坛上举行祭祀活动,头顶的为青铜尊,在之前的发现中,尊内很可能放海贝或玉器,献给神灵,摄影师@张艳,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就这样,青铜器承载着统治者与神灵的沟通,而当统治者获得了神的授权,他们还要用青铜器,在人间构建一个等级分明的礼乐世界。

礼乐人间

商代阶级分化明显,商王为最高等级,其下运转着一套宗族与官僚体系,平民则占到全社会成员的80%以上。为了强化这种等级秩序,商代逐渐形成了一套,以青铜器区分等级尊卑的制度,他们以饮酒器觚、爵为核心,成套使用,觚、爵的套数越多则等级越高,以墓葬为例,只有1觚1爵的墓葬等级,低于2觚2爵的墓葬。

▼(商代同一墓葬里的觚、爵组合,图片来源@湖北省博物馆,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此外,一些高等级的墓葬则在觚、爵之外,另配其他种类的青铜器。例如著名的殷墟妇好墓,作为商王武丁的配偶,妇好随葬的青铜器包括,觚53件、爵40件,而其他种类的青铜器,有鼎、斝(jiǎ)、甗(yǎn)等共计117件。

▼(妇好墓随葬的部分青铜器,摄影师@张艳、冯思绪、城市穿梭客、柳叶氘、石耀臣、柳叶氘、君作刃,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此外,妇好还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明确留下姓名的女将军,曾带兵征战四方,因此墓葬中还有,铜戈91件、铜钺(yuè)2件、弓形器6件,蔚为大观。

▼(铜钺[yuè],摄影师@柳叶氘,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如此庞大的青铜器需求,也促使商人不断开疆拓土,四处开采铜、锡、铅等矿产资源。但商人“以酒娱神”,自身也陷入“酒池肉林”中,嗜酒误国,最终被周人取代。

▼(“利”青铜簋[guǐ],其上的铭文记载有“武王伐纣”这一历史大事,商代灭亡的原因还有其他方面,通过青铜器铭文反映的仅为其中一种,摄影师@柳叶氘,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周人总结商人亡国的教训,不断告诫国人禁止酗酒。

▼(大盂[yú]鼎,铭文记载了周人的勤勉和商人的嗜酒误国,嘱咐周人引以为戒,摄影师@孙业林,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他们还改变了商人,以觚、爵酒器区分等级的传统,而是采用鼎、簋(guǐ)食器为核心的礼器组合。例如在祭祀中,天子使用九鼎八簋,诸侯使用七鼎六簋,卿大夫使用五鼎四簋,同一级的鼎、簋形制相同,称为列鼎、列簋(guǐ)。

▼(位于河南三门峡的虢[guó]国国君为诸侯中的公爵,按照礼制使用七鼎六簋,下图为虢季墓出土的列鼎列簋,摄影师@风沉郁)

除了食器,乐器在周代也进入了大发展的时期,周人将音乐、舞蹈、诗歌,纳入规范社会等级的制度中,形成周代的“礼乐制度”。青铜乐器作为最重要的乐器,在重大场合演奏,与石质乐器一起构成“金石之音”,包括钟、镈(bó)、铙(náo)等。

▼(西周师丞钟,摄影师@李文博,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这些乐器按音阶序列与大小成套出现,数量多、体量大,往往需要悬挂在架上演奏,被称为编钟、编镈(bó)。

▼(柞[zuò]钟,由8件大小排列的甬钟组成,柞[zuò]为编钟主人的名字,摄影师@李文博,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在祭祀或宴饮时,鼎中盛放着肉食、巨大的编钟被有节奏地敲响,这便是钟鸣鼎食。

▼(画面中有编钟、编磬,旁立建鼓,图中3人敲钟,1人击磬,1人敲打鼓和丁宁,尚有1人持号角状的吹奏乐器在演奏,右边有2个圆鼎,2人正从事炊事工作,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但是严格的礼乐制度,需要在王室强大的统治下才能贯彻执行,当西周结束,春秋战国来临,“礼崩乐坏”的时代便开始了。

礼崩乐坏

诸侯们纷纷无视礼制,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公然向周王室询问代表王权的九鼎轻重,是为问鼎中原。

▼(鼎为国之重器,是王权的象征,问鼎的重量,是觊觎王权的表现;下图为王子午升鼎,为楚文化的代表性铜器,王子午为楚庄王之子,楚康王时曾任楚国令尹[宰相]之职,摄影师@杨虎,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位于湖北随州的曾国国君,不仅使用着当时最先进的“冰箱”,青铜冰鉴。

▼(青铜冰鉴,内含一缶,鉴内盛装冰块,缶内盛装美酒,具有“冰箱”功能,摄影师@屈兵超,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还使用着当时形制最大、音域最广的编钟,它由65件铜钟、8件演奏工具构成,可以演奏七声音阶五个八度,2400年前音乐达到如此高度,堪称世界乐器史上的瑰宝。

▼(曾侯乙编钟,摄影师@苏李欢,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一方诸侯使用如此规格的青铜器,僭越之风可见一斑。此外,各地诸侯与贵族的需求,促使青铜器的铸造技术再次升级,催生了失蜡法。首先选取易熔化的材料,如蜂蜡、动物油等制成蜡块,然后将蜡块雕刻成所要铸的器物,即蜡模。

之后在蜡模表面淋浇细腻的泥浆,然后在外表面覆盖厚泥,阴干后烘烤使蜡模熔化流出,形成空腔,即为失蜡。最后往空腔内注入铜液,冷却、打磨后得到青铜器。

失蜡法的发明,几乎可以让青铜器铸造出任何款式,包括那些极其繁缛、令现代人称奇不已的杰作,比如拥有24个神兽的云纹铜禁。

▼(云纹铜禁,上面放置酒器,“禁”有提醒适度饮酒或禁酒的内涵,禁体和四周镂空部分用失蜡法分别铸造后,再合范铸造,摄影师@刘鹏,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由72个部件组成的尊盘。

▼(曾侯乙尊盘,镂空构件为失蜡法,器体部分是范铸法,摄影师@赵永清,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但是,随着高高在上的礼制被打破,青铜器逐渐走下神坛,落入凡尘之中,功能也越来越实用。各诸侯国纷争不断,青铜资源大量投入到武器装备上。

▼(春秋时期的青铜兵器,摄影师@柳叶氘、赵永清、刘玉生,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其中,吴越的青铜剑名震天下,铸剑者干将莫邪成为一代神话。

▼(越王勾践剑,摄影师@苏李欢,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而在日常生活中,人们用铜灶生火做饭。

▼(虎形灶,摄影师@李岗,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用铜灯照明。

▼(人形铜灯,摄影师@朱福升,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甚至,小便用的虎子也要用铜制作。

▼(错金银鸟纹虎子,摄影师@动脉影,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青铜器所承载的礼乐文明,不断没落,纵有孔老夫子大声疾呼恢复礼乐制度,但主张以法治国的法家学说,却越来越被统治者推崇,而在更大的层面上,一种新的金属已经在春秋战国时显露锋芒,它的储量大、性能优,作为兵器、作为工具,都拥有比青铜器更强的实力,它就是铁。

▼(玉柄铁剑,为我国目前发现年代最早的人工冶铁制品,为玉质剑柄,铜质柄芯,铁质剑身,铜质柄芯起到将玉质剑柄与铁质剑身连接在一起的作用,摄影师@君作刃,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铁的应用,还让人类使用木材的能力大大提升,再加上之后陶瓷在中国兴起,青铜器逐渐从更多领域退出,只在某些领域发挥“余热”,比如通行于中国整个封建时代的“铜钱”。

▼(目前所知,中国早期使用的货币为海贝,青铜时代出现了青铜铸造的仿贝币,仿农具的布币,仿工具的刀币,以及仿玉璧的圆钱,下图为布币、刀币、圆钱,摄影师@器、朱福升、刘玉生,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铜镜等。

▼(部分铜镜列举,摄影师@刘玉生、柳叶氘、动脉影,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就这样,一个时代,结束了,一个以青铜器为载体的礼乐文明时代结束了。

尾声

人类从混沌之初,经过漫长的演化,终于跨入了文明的门槛,在这个过程中,古人对社会如何组织、管理,进行了诸多探索。至夏商周三代,古人以青铜器祭祀祖先神灵,以青铜器构建礼乐制度,以青铜兵器强力维持秩序。

青铜器,见证了中华文明之初的,秩序大构建。

▼(毛公鼎,摄影师@动脉影,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虽然,长达2000年的青铜时代最终结束了,但是中国却走过了少年时代,进入了更加成熟的封建时期。夏商周的先人们探索过的种种制度,尊奉祖先、敬畏天地,依然流淌在我们血液中,无数的青铜器遗产,依然影响着我们的文化,例如一言九鼎、加官进爵,钟鸣鼎食、长幼尊卑等等。更重要的是,以青铜文化为核心的夏商周,以青铜礼器为载体,在中原及周边形成了一个共同的信仰体系,即中国。

▼(何尊,其上的铭文有最早的“中国”二字,指天下之中,摄影师@动脉影,制图@杨宁/星球研究所)

来源 | 文博圈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SCCTT海峡文创智库网的内容所有权归属原作者。SCCTT海峡文创智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SCCTT海峡文创智库对观点赞同或支持。部分经网络转载内容,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删除。

参与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400个字符

关闭

海峡畅想文创集团

79篇文章  |  588次浏览

  • 精彩推荐
  • 广告6
  • 广告7
  • 广告8